s 通信設施致交通事故法_道路交通_新聞中心_宜昌律師 周宗江律師網
不負重托   不辱使命   一心一意維護委托人合法權益    
Contact聯系我們
宜昌律師 周宗江律師網

周宗江律師

QQ:382264026
郵箱:382264026@qq.com
電話:132 0720 9089
地址:宜昌市珍珠路112號華銀大廈B座十樓(來訪前請電話預約)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道路交通
通信設施致交通事故 法院判決電信企業賠償
作者:admin 發布時間:2017-3-10 17:55:53

2015年12月4日11時許,董師傅駕駛二輪摩托車載女兒,在宜昌市點軍區土城鄉茅家店村至穿心店村公路上行駛到茅家店村四組路段時,身體被因桿路傾倒下垂懸掛的通信線纜絆住,導致其駕駛的摩托車側翻,致使二人受傷。事發后,董師傅多次找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宜昌分公司索賠,均遭拒絕。董師傅遂委托周宗江律師代其索賠,經宜昌市中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由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宜昌分公司賠償董師傅父女各項損失20余萬元。判決書如下:

判決書一:

湖北省宜昌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6)鄂05民終2340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中國聯合網絡通信有限公司宜昌市分公司。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董文倩。

委托訴訟代理人:周宗江,湖北楚賢律師事務所律師。特別授權代理。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中國電信股份有限公司宜昌分公司。

原審被告:董金海,系董文倩之父。

上訴人中國聯合網絡通信有限公司宜昌市分公司(以下簡稱聯通宜昌分公司)因與被上訴人董文倩、中國電信股份有限公司宜昌分公司(以下簡稱電信宜昌分公司)、原審被告董金海生命權、健康權、身體權糾紛一案,不服宜昌市點軍區人民法院(2016)鄂0504民初176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6年10月13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聯通宜昌分公司上訴請求:撤銷一審判決第一項,改判由電信宜昌分公司承擔全部賠償責任,并駁回董文倩對聯通宜昌分公司的訴訟請求。其理由為:涉案桿路的所有人、桿路及涉事電纜的運行維護義務人是電信宜昌分公司,且涉事電纜下垂是因桿路傾倒、線路鐵件損壞未及時修復所致,與電纜本身并無因果關系,故本案事故的賠償責任人應為電信宜昌分公司。

被上訴人董文倩答辯稱,涉事電纜上懸掛有"中國聯通"字樣標識,即便聯通宜昌分公司不是桿路的所有權人,或者其與電信宜昌分公司有內部協議,也不能對抗第三人,聯通宜昌分公司在承擔本案賠償責任后可另行向電信宜昌分公司主張權利。因此,請求二審人民法院依法駁回聯通宜昌分公司的上訴,維持原判。

被上訴人電信宜昌分公司答辯稱,聯通宜昌分公司的上訴沒有事實及法律依據,應予駁回。其理由為:電信宜昌分公司雖是涉案桿路的所有權人,有維護義務,但涉事電纜的使用權人卻是聯通宜昌分公司,其應承擔相應賠償責任。

原審被告董金海的答辯意見與董文倩相同。

董文倩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1、判令電信宜昌分公司與聯通宜昌分公司連帶賠償董文倩損失200161元;2、一審訴訟費由電信宜昌分公司與聯通宜昌分公司共同承擔。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2015年12月4日11時許,董金海駕駛二輪摩托車載女兒董文倩,在茅家店村至穿心店村公路上行駛到茅家店村四組路段時,身體被因桿路傾倒下垂懸掛的通信線纜絆住,導致其駕駛的摩托車側翻,致使二人受傷。二人受傷后被送往宜昌市中心人民醫院住院治療。2015年12月21日,宜昌市中心人民醫院為董文倩出具出院診斷證明,診斷董文倩所受傷為下頜骨粉碎性骨折、左腎包膜下積液、左側多發肋骨骨折、肝裂脂肪侵潤,并建議36至46松動牙需門診繼續診斷、全休三月、加強營養。2016年3月8日,董文倩所受傷經宜昌大公法醫司法鑒定所鑒定為:九級傷殘,后續治療費12000元,營養時限為60日。一審庭審中,董文倩放棄要求其父親董金海承擔賠償責任。

董文倩受傷前在宜昌高新區櫻花良食壽司店工作,居住在該店提供的員工宿舍中,月工資2400元左右。涉事線纜桿路屬電信宜昌分公司所有,桿路上的線纜懸掛有聯通宜昌分公司標牌,聯通宜昌分公司在使用該線纜。2015年12月10日,電信宜昌分公司行政保衛部出具情況說明函,內容為:"茲有董金海于2015年12月4號中午11點30分,騎車路過點軍區土城鄉王家壩村與穿心店村交匯處時,被道路中間脫落線纜絆倒致傷?,F由于肇事線纜產權責任不明,我方無法按公司流程做出相關處理措施。請現場出警公安部門出面組織我方及聯通公司面商該事賠償處理事宜。我方積極配合、協調處理"。

關于董文倩的各項損失,該院認定如下:1、醫藥費共計42556.50元。2、誤工費。董文倩主張誤工費12000元(100元/天×120天),該院認為,因傷持續誤工的,其誤工時間應計算至定殘前一日,且其提交的證據證明其每月工資為2400元,故其誤工費應為7600元(2400元/月÷30天/月×95天)。3、住院伙食補助費。董文倩主張住院伙食補助費1800元,因其主張的標準過高,該院依法調整為720元(40元/天×18天)。4、護理費。董文倩主張護理費6000元,因其未提交需護理的醫囑,對該項費用不予支持。5、營養費。董文倩主張營養費3000元,其標準過高,該院依法調整為2400元(40元/天×60天)。6、傷殘賠償金。董文倩主張傷殘賠償金108204元(27051元/年×20年×20%),因其提交有相關證據證明受傷前一年其居住地和收入來源地均為城鎮,對該項費用予以認可。7、交通費。董文倩主張交通費1000元,因其住院必然開支交通費,該院酌情支持其交通費300元。8、后期治療費12000元。9、精神損害撫慰金。董文倩主張精神損害撫慰金10000元,其主張過高,根據其傷殘程度,酌情支持4000元。10、鑒定費。董文倩主張鑒定費3600元,因其提交有相關票據,對該項費用應當予以認可。綜上,董文倩的各項損失共計181380.50元。

一審法院認為,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損害的,應當承擔賠償責任。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八十五條的規定,因通信線纜懸掛于桿路之上,作為涉事桿路的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的電信宜昌分公司,及通信線纜管理人或者使用人的聯通宜昌分公司不能證明其沒有過錯,對造成董文倩的受傷應共同承擔主要賠償責任。同時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十二條規定,董金海在駕駛二輪摩托車搭載董文倩行駛時未確保安全,未盡到充分注意義務,也應對董文倩的損失承擔次要賠償責任。董文倩庭審中放棄要求其父親董金海承擔賠償責任,依法應予準許?;谇笆隼碛?,原審法院遂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十條、第十二條、第十六條、第八十五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七條、第十八條、第十九條、第二十條、第二十二條、第二十三條、第二十四條、第二十五條之規定,判決:一、電信宜昌分公司與聯通宜昌分公司共同賠償董文倩各項損失共計145104.40元,上述費用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付清。二、駁回董文倩的其他訴訟請求。一審案件受理費500元,由電信宜昌分公司與聯通宜昌分公司共同負擔400元,董金海負擔100元。

二審訴訟中,聯通宜昌分公司為支持其上訴請求,向本院提交了《城市通信基礎設施建設規劃聯席會會議紀要》,該會議有聯通宜昌分公司、中國鐵塔股份有限公司宜昌市分公司、中國移動通信集團湖北有限公司宜昌分公司、電信宜昌分公司四方工作人員參加,時間為2016年6月15日,四方明確了桿路責任糾紛的處理意見。經質證,電信宜昌分公司對該證據的真實性、合法性及關聯性均有異議,認為該會議紀要由聯通宜昌分公司單方作出,僅中國鐵塔股份有限公司宜昌市分公司在該紀要上蓋章,不能作為定案依據。董金海、董文倩的質證意見與聯通宜昌分公司相同。本院認為,前述證據是聯通宜昌分公司在涉案事件發生后以該公司名義召集的一次關于城市通信基礎設施建設規劃聯席會議,雖然該會議紀要記載了桿路糾紛的處理意見,但屬于內部會議紀要,不能對抗第三人。因此,該紀要不能作為本案的定案依據。

二審中,電信宜昌分公司、董文倩、董金海沒有提交新證據。

本院經審理查明,原審判決認定的事實屬實。

本院同時查明,2008年6月2日,聯通新時空移動通信有限公司、中國聯合通信有限公司與中國電信集團公司簽訂《關于轉讓CDMA資產的框架協議》,該協議約定:聯通新時空移動通信有限公司出售其在交割起始日資產負債表范圍內的全部資產給中國電信集團公司,資產負債表范圍內的全部資產包括:CDMA所有專用資產,包括核心網、無線網(含基站設備、基站機房/站址、鐵塔/桅桿、天面、電源、傳輸和室內分布系統等設施)、主機房、專用(自有)營銷網點、IT系統、增值業務平臺等(包括相關的在建設施);C/G網絡共用資產,包括共用無線網、共用主機房、共用IT系統、共用增值業務平臺、共用營銷網點等(包括相關的在建設施);與CDMA資產相關所有無形資產,包括但不限于設備資料、文檔、合同以及商標、品牌(包括資產名稱)、著作權、專有技術、專利(若有)及其他資產等。自交割起始日起,前述資產將被視為被中國電信集團公司合法擁有,除非各方另有約定,于交割起始日前,因目標資產的經營、管理引致的義務、責任由聯通新時空及聯通集團各自承擔;自交割起始日起,因前述資產的經營、管理引致的義務、責任由電信集團承擔。前述協議簽訂后,電信宜昌分公司與聯通宜昌分公司于2008年9月22日在《關于轉讓CDMA資產的框架協議》范圍內,就宜昌地區的CDMA資產轉讓進行了約定,其中,涉事桿路(車溪-鷹嘴巖段)劃歸電信所有,涉案光纜(車溪-鷹嘴巖段)全長5.7千米,芯數為12,由電信宜昌分公司與聯通宜昌分公司共同使用,其中,電信宜昌分公司獲取4芯,聯通宜昌分公司獲取8芯,但對于該光纜的所有權及因其經營、管理而引致的義務、責任,雙方沒有明確。

本院認為,董文倩因涉事通信線纜下垂致使董金海駕駛的摩托車側翻而受傷,涉事通信線纜下垂是導致本次事故的直接原因,依據電信宜昌分公司與聯通宜昌分公司簽訂的《關于轉讓CDMA資產的框架協議》約定,電信宜昌分公司與聯通宜昌分公司作為涉事線纜的使用人或管理人,因對該線纜的維護、管理有瑕疵而致董文倩受傷且無證據證明自己沒有過錯,故應對董文倩的損失承擔共同賠償責任。同時,因董金海在駕駛二輪摩托車搭載董文倩行駛時未確保安全,未盡到充分注意義務,也應對董文倩的損失承擔相應賠償責任。一審法院據此確定董金海承擔20%的賠償責任、聯通宜昌分公司與電信宜昌分公司共同承擔80%的賠償責任并無不當,本院予以支持。

綜上所述,聯通宜昌分公司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1000元(中國聯合網絡通信有限公司宜昌市分公司已預交),由中國聯合網絡通信有限公司宜昌市分公司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閆玲玲

審判員  李淑一

審判員  胡建華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十日

書記員  張鵬煒

 

 

判決書二:

 

湖北省宜昌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6)鄂05民終2343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中國聯合網絡通信有限公司宜昌市分公司。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董金海。

委托訴訟代理人:周宗江,湖北楚賢律師事務所律師。特別授權代理。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中國電信股份有限公司宜昌分公司。

上訴人中國聯合網絡通信有限公司宜昌市分公司(以下簡稱聯通宜昌分公司)因與被上訴人董金海、中國電信股份有限公司宜昌分公司(以下簡稱電信宜昌分公司)生命權、健康權、身體權糾紛一案,不服宜昌市點軍區人民法院(2016)鄂0504民初177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6年10月13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聯通宜昌分公司上訴請求:撤銷一審判決第一項,改判由電信宜昌分公司承擔全部賠償責任,并駁回董金海對聯通宜昌分公司的訴訟請求。其理由為:涉案桿路的所有人、桿路及涉事電纜的運行維護義務人是電信宜昌分公司,且涉事電纜下垂是因桿路傾倒、線路鐵件損壞未及時修復所致,與電纜本身并無因果關系,故本案事故的賠償責任人應為電信宜昌分公司。

被上訴人董金海答辯稱,涉事電纜上懸掛有"中國聯通"字樣標識,即便聯通宜昌分公司不是桿路的所有權人,或者其與電信宜昌分公司有內部協議,也不能對抗第三人,聯通宜昌分公司在承擔本案賠償責任后可另行向電信宜昌分公司主張權利。因此,請求二審人民法院依法駁回聯通宜昌分公司的上訴,維持原判。

被上訴人電信宜昌分公司答辯稱,聯通宜昌分公司的上訴沒有事實及法律依據,應予駁回。其理由為:電信宜昌分公司雖是涉案桿路的所有權人,有維護義務,但涉事電纜的使用權人卻是聯通宜昌分公司,其應承擔相應賠償責任。

董金海一審訴訟請求:1、判令聯通宜昌分公司和電信宜昌分公司連帶賠償董金海損失126374元;2、由聯通宜昌分公司和電信宜昌分公司承擔案件訴訟費用。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2015年12月4日11時許,董金海駕駛二輪摩托車載女兒董文倩,在點軍區土城鄉茅家店村至穿心店村公路上行駛到茅家店村四組路段時,身體被因桿路傾倒下垂后懸掛的通信線纜絆住,導致其駕駛的摩托車側翻,致使二人受傷。二人受傷后被送往宜昌市中心人民醫院住院治療。2015年12月19日,宜昌市中心人民醫院為董金海出具出院診斷證明,診斷董金海所受傷為左側橈骨遠端骨折、左側尺骨莖突骨折、頭皮挫傷、頭皮血腫、左側眼瞼挫傷,出院醫囑為休息三月、加強營養。2016年3月9日,董金海所受傷經宜昌大公法醫司法鑒定所鑒定為:十級傷殘,后續治療費12000元,營養時限為60日。

一審法院同時認定,涉事線纜桿路屬電信宜昌分公司所有,桿路上的線纜懸掛有聯通宜昌分公司標牌,聯通宜昌分公司在使用該線纜。2015年12月10日,電信宜昌分公司行政保衛部出具情況說明函,內容為:"茲有董金海于2015年12月4號中午11點30分,騎車路過點軍區土城鄉王家壩村與穿心店村交匯處時,被道路中間脫落線纜絆倒致傷?,F由于肇事線纜產權責任不明,我方無法按公司流程做出相關處理措施。請現場出警公安部門出面組織我方及聯通公司面商該事賠償處理事宜。我方積極配合、協調處理"。

關于董金海的各項損失,一審法院認定如下:1、醫藥費。董金海主張醫療費25171.80元,因其提交有相關醫療費票據,應當予以認可。2、誤工費。董金海主張誤工費15000元(100元/天×150天),因傷持續誤工的,其誤工時間應計算至定殘前一日,因其未提交相關工作證明,應參照農、林、牧、漁業在崗職工人均年平均工資計算誤工費,故其誤工費應為7444.60元(28305元/年÷365天/年×96天)。3、住院伙食補助費。董金海主張住院伙食補助費1500元,其主張的標準過高,依法予以調整,董金海的住院伙食補助費應為600元(40元/天×15天)。4、護理費。董金海主張護理費6000元,因其未提交需護理的醫囑,對該項費用不予支持。5、營養費。董金海主張營養費3000元,其標準過高,依法予以調整,其營養費應為2400元(40元/天×60天)。6、傷殘賠償金。董金海主張傷殘賠償金54102元(27051元/年×20年×10%),電信宜昌分公司認為董金海應當按照農村人口標準計算傷殘賠償金,因董金海未提交證據證明受傷前一年其居住地和收入來源地均為城鎮,應按照農村人口標準計算該項費用,故董金海的傷殘賠償金為23688元(11844元/年×20年×10%)。7、交通費。董金海主張交通費1000元,因其住院必然開支交通費,應酌情支持其交通費300元。8、后期治療費。董金海主張后期治療費12000元,因其提交有相關證據,對該項費用應當予以認可。9、精神損害撫慰金。董金海主張精神損害撫慰金5000元,其主張過高,根據其傷殘程度,該院酌情支持其精神損害撫慰金2000元。10、鑒定費。董金海主張鑒定費3600元,因其提交有相關票據,對該項費用應當予以認可。綜上,董金海的損失為:醫療費25171.80元、誤工費7444.60元、住院伙食補助費600元、營養費2400元、傷殘賠償金23688元、交通費300元、后期治療費12000元、精神損害撫慰金2000元、鑒定費3600元,以上合計77204.40元。

一審法院認為,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損害的,應當承擔賠償責任。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八十五條的規定,因通信線纜懸掛于桿路之上,作為涉事桿路的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的電信宜昌分公司及通信線纜管理人或者使用人的聯通宜昌分公司不能證明其沒有過錯,對造成董金海的受傷應共同承擔主要賠償責任。同時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二十六條規定,董金海在駕駛二輪摩托車搭載董文倩行駛時未確保安全,未盡到充分注意義務,也應對自身的損失承擔次要責任?;谏鲜隼碛?,一審法院遂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十條、第十六條、第二十六條、第八十五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七條、第十八條、第十九條、第二十條、第二十二條、第二十三條、第二十四條、第二十五條規定,判決:一、中國電信股份有限公司宜昌分公司與中國聯合網絡通信有限公司宜昌市分公司共同賠償董金海各項損失共計61763.52元,上述費用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付清。二、駁回董金海的其他訴訟請求。如果未按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一審判決并同時決定一審案件受理費316元,由董金海負擔158元,中國電信股份有限公司宜昌分公司與中國聯合網絡通信有限公司宜昌市分公司共同負擔158元。

本案二審期間,聯通宜昌分公司為支持其上訴請求,向本院提交了《城市通信基礎設施建設規劃聯席會會議紀要》,該會議有聯通宜昌分公司、中國鐵塔股份有限公司宜昌市分公司、中國移動通信集團湖北有限公司宜昌分公司、電信宜昌分公司四方工作人員參加,時間為2016年6月15日,四方明確了桿路責任糾紛的處理意見。經質證,電信宜昌分公司對該證據的真實性、合法性及關聯性均有異議,認為該會議紀要由聯通宜昌分公司單方作出,僅中國鐵塔股份有限公司宜昌市分公司在該紀要上蓋章,不能作為定案依據。董金海的質證意見與聯通宜昌分公司相同。本院認為,前述證據是聯通宜昌分公司在涉案事件發生后以該公司名義召集的一次關于城市通信基礎設施建設規劃聯席會議,雖然該會議紀要記載了桿路糾紛的處理意見,但屬于內部會議紀要,不能對抗第三人。因此,該紀要不能作為本案的定案依據。

二審中,電信宜昌分公司、董金海沒有提交新證據。

本院經審理查明,原審判決認定的事實屬實。

本院同時查明,2008年6月2日,聯通新時空移動通信有限公司、中國聯合通信有限公司與中國電信集團公司簽訂《關于轉讓CDMA資產的框架協議》,該協議約定:聯通新時空移動通信有限公司出售其在交割起始日資產負債表范圍內的全部資產給中國電信集團公司,資產負債表范圍內的全部資產包括:CDMA所有專用資產,包括核心網、無線網(含基站設備、基站機房/站址、鐵塔/桅桿、天面、電源、傳輸和室內分布系統等設施)、主機房、專用(自有)營銷網點、IT系統、增值業務平臺等(包括相關的在建設施);C/G網絡共用資產,包括共用無線網、共用主機房、共用IT系統、共用增值業務平臺、共用營銷網點等(包括相關的在建設施);與CDMA資產相關所有無形資產,包括但不限于設備資料、文檔、合同以及商標、品牌(包括資產名稱)、著作權、專有技術、專利(若有)及其他資產等。自交割起始日起,前述資產將被視為被中國電信集團公司合法擁有,除非各方另有約定,于交割起始日前,因目標資產的經營、管理引致的義務、責任由聯通新時空及聯通集團各自承擔;自交割起始日起,因前述資產的經營、管理引致的義務、責任由電信集團承擔。前述協議簽訂后,電信宜昌分公司與聯通宜昌分公司于2008年9月22日在《關于轉讓CDMA資產的框架協議》范圍內,就宜昌地區的CDMA資產轉讓進行了約定,其中,涉事桿路(車溪-鷹嘴巖段)劃歸電信所有,涉案光纜(車溪-鷹嘴巖段)全長5.7千米,芯數為12,由電信宜昌分公司與聯通宜昌分公司共同使用,其中,電信宜昌分公司獲取4芯,聯通宜昌分公司獲取8芯,但對于該光纜的所有權及因其經營、管理而引致的義務、責任,雙方沒有明確。

本院認為,在案證據表明,涉事通信線纜下垂是導致董金海駕駛摩托車側翻而受傷的直接原因,依據電信宜昌分公司與聯通宜昌分公司簽訂的《關于轉讓CDMA資產的框架協議》約定,電信宜昌分公司與聯通宜昌分公司作為涉事線纜的使用人或管理人,因對該線纜的維護、管理有瑕疵而致董金海受傷且無證據證明自己沒有過錯,故應對董金海的損失承擔共同賠償責任。董金海在駕駛二輪摩托車搭載董文倩行駛時未盡到充分注意義務,一審法院判決董金海自身承擔20%的民事責任、聯通宜昌分公司與電信宜昌分公司共同承擔80%的賠償責任并無不當,本院予以支持。

綜上所述,聯通宜昌分公司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632元(中國聯合網絡通信有限公司宜昌市分公司已預交),由中國聯通股份有限公司宜昌分公司負擔。

審判長  閆玲玲

審判員  李淑一

審判員  胡建華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十日

書記員  張鵬煒

吉林快三走势图一定牛 历史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