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周宗江律師幫助天麻種_經濟合同_新聞中心_宜昌律師 周宗江律師
不負重托   不辱使命   一心一意維護委托人合法權益    
Contact聯系我們
宜昌律師 周宗江律師

周宗江律師

QQ:382264026
郵箱:382264026@qq.com
電話:132 0720 9089
地址:宜昌市珍珠路112號華銀大廈B座十樓(來訪前請電話預約)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經濟合同
周宗江律師幫助天麻種植戶維護合同權益
作者:admin 發布時間:2014-5-31 16:21:32

被告贏得訴訟

周宗江律師幫助天麻種植戶維護合同權益



宜昌律師網   更新時間:2012年2月22日

 

       一、        種植天麻獲豐收,卻遭遇大額索賠。

在宜昌市誠信楷模李國楚的家鄉,有一批天麻種植戶,包括李楷模就是種植天麻致富了才幫著還清了村里的債務。為鼓勵村民脫貧致富,政府還在當地建立了天麻種植基地。2010年是個豐收年,天麻不僅銷售價格高,而且產量也高。曹某 (化名)就是當地有名的天麻種植戶之一,他也喜獲豐收,不少人傳言他當年賺了幾十萬元。確實,也正是種植天麻,他才將兩名小孩都培養成大學生,還讓自己脫貧致富了。當然,也只有曹某自己才知道種植天麻的辛苦,種植天麻也是個累活苦活,為種植天麻曹某還落下了一身病。

2011年正月初四,錢某一家人找上門來,要求曹某賠償他損失14萬元,理由就是曹某未經其允許在其林地種植天麻損害了他家十畝的山林,并出具了宜昌市某評估機構的評估報告。

  二、      協商未果,曹某被告上法院

面對錢某一家提出的大額賠償要求,曹某感到十分吃驚,試圖通過協調化解矛盾。正月初九曹某一家人帶著禮物到錢家給錢家老母親賀壽,雙方未能協商一致,曹某又請村治調主任從中進行調解。曹某最終愿意補償給錢某兩萬元,仍遭到了錢某一家人的斷然拒絕。

2011年5月,錢某聘請律師將曹某告上法庭,要求賠償其損失14萬元。

 三、周宗江律師調研后認定曹某無需賠償。

   曹某已經50多歲了,可是頭一次接到法院的傳票,且過十天就要開庭,急的是吃不下飯睡不著覺,其孝順的兒子匆匆從廣州趕回,經在多家律所咨詢,最終將其官司委托給周宗江律師代理。

   周律師接受委托后,急忙與法院聯系,推遲了開庭日期以便有充足的時間作好應訴準備,并抓緊時間驅車到興山法院閱卷,還到曹某所在地調查取證。

   經過閱卷和調查取證,周宗江律師認為,曹某砍伐樹木就地種植天麻是正常履行雙方簽訂的林地經營權流轉合同,錢某的訴訟請求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不應得到法律的支持。周宗江律師為此準備了證據目錄和答辯意見。

 

三、        法院判決駁回錢某的訴訟請求,曹某無需賠償。

一個月后,本案正式開庭審理。庭審中原被告雙方進行激辯。原告錢某代理人認為,他只是將其山中柴火賣給錢某,可錢某未經其同意將其近十畝林地完全毀損,并有評估報告證實其損失為14萬元,錢某應當賠償其損失。曹某代理人周宗江認為,雙方簽訂的協議名為買賣柴火實為土地經營權的流轉,即轉讓的是林地的使用權和樹木的所有權,并不是僅僅買賣柴火。曹某利用林地種植天麻是經過錢某同意的,且對錢某無損失。錢某提供的評估報告結論明顯不能成立。故曹某無需賠償,法院應當駁回錢某的訴訟請求。

興山法院經合議,采信了周律師的代理意見,判決駁回原告錢某的訴訟請求。

 

 

二審判決書附后

 二審判決書:宜昌中院網站http://ycfy.chinacourt.org/public/detail.php?id=7653

 

   

湖北省宜昌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2)鄂宜昌中民二終字第00125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錢某某。

    委托代理人錢某某。特別授權代理。

    委托代理人代某,宜昌市利民法律服務所法律工作者。特別授權代理。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曹某。

    委托代理人周宗江,湖北楚賢律師事務所律師。特別授權代理。

    上訴人錢某某因與被上訴人曹某合同糾紛一案,不服湖北省興山縣人民法院(2011)興民初字第280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2年3月2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組成由審判員李淑一擔任審判長,審判員李建敏、代理審判員聶麗華參加的合議庭審理了本案。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認定,2006年11月12日,錢某某與曹某達成柴火買賣協議,雙方約定 錢某某將自己位于興山縣水月寺鎮野竹池村五組竹麻樁林地的柴火作價1000元賣給曹某,期限為五年。協議簽訂后,曹某就在竹麻樁林地中砍伐雜木背回自家耕地里種植天麻。2008年初, 曹某將砍伐的雜木不再背回自家耕地,而是直接在錢某某的林地中種植天麻。在此期間,錢某某亦曾幫助曹某采挖過天麻。2010年, 錢某某認為曹某違背協議約定,超范圍砍伐林木,要求賠償,請求水月寺鎮野竹池村村民委員會調處未果。2011年3月,錢某某單方委托湖北賽因特資產評估有限責任公司對興政林證字(2004)第017620號林權證載明的林地資產中被毀林木損失價值進行評估,湖北賽因特資產評估有限責任公司采取收益法,通過估算被評估資產在未來使用期內的預期收益,并采用適當的折現率折算成現值,然后累加求和,得出被評估資產評估值的資產評估方法,按照對應區域統一年產值標準1000元/畝,被毀林地面積10畝,對應土地補償倍數20倍,補償標準修正系數0.7,估算出被毀林地補償費為14萬元,以此補償費作為被毀林木損失價值。

    原審法院據以認定上述事實的主要證據有:錢某某提交的興政林證字(2004)第017620號林權證、興山縣水月寺鎮野竹池村民委員會出具的證明、《柴火買賣協議》、筆錄兩份、湖北賽因特資產評估有限責任公司鄂賽評報字(2011)001號資產評估報告書、評估費收據兩張、照片12張, 曹某提交的《柴火買賣協議》、照片1組、錄音光碟1張、水月寺鎮野竹池村治調主任董懷銀的證言、水月寺鎮野竹池村其他農戶的林地流轉合同以及雙方當事人在原審庭審中的陳述等。

    原審法院認為,錢某某與曹某就柴火買賣達成的《柴火買賣協議》,符合法律規定,屬有效合同。在履行合同的過程中,雙方對“柴火”的概念和范圍發生爭議。 錢某某認為曹某在履行合同過程中違背合同約定,超范圍砍伐林木,要求曹某賠償林木財產損失14萬元,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規定, 錢某某應當提交證據以證實其主張,而該案錢某某提交的所有證據,不足以證實曹某所砍伐的林木并非“柴火”,更不能證實曹某砍伐林木的規格和林木蓄積量。無論 錢某某是否允許曹某在其林地種植天麻,曹某在其林地砍伐“柴火”都是必然的。錢某某僅憑湖北賽因特資產評估有限責任公司估算被毀林地補償費14萬元,作為被毀林木損失價值要求賠償,將“林地”和“林木”混為一體,顯然與事實不符,不應予以支持?;谏鲜隼碛?,原審法院遂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八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之規定,判決駁回了 錢某某的訴訟請求,并決定一審案件訴訟費3240元,由錢某某負擔。

    錢某某不服原審法院的上述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稱:1、依據相關法律規定,對于達到胸高直徑五厘米以上的林木,都必須實行限額采伐和憑證采伐,嚴禁無證采伐、超限額越權批準采伐。成材林木不能作為柴火買賣,更不能任何個人或單位擅自砍伐。 錢某某與曹某訂立合同的初衷是將其山林中的大樹及胸高直徑五厘米以下的雜木叢林進行修剪,修剪后的樹技作為柴火出賣給曹某,而 曹某故意曲解“柴火”的概念,將整座山林的樹木均定義為“柴火”,違背了雙方訂立合同的本意。原審法院未就相關法律法規及相關規定通盤考慮,依然認定 曹某砍伐的林木為合法的“柴火”于法相悖。2、曹某在原審庭審中自認其砍伐林木的事實,而對于其砍伐林木給直錢某某所造成的經濟損失,湖北賽因特資產評估有限責任公司依法實地考察評估,所作出的評估結論合法有效,應作為本案的定案依據。原審法院對此不予認定有失公允,損害了 錢某某的合法權益。因此,請求二審人民法院依法撤銷原審判決,改判支持錢某某要求曹某賠償林木損失14萬元的訴訟請求,并決定由 曹某承擔一、二審案件訴訟費用。

    曹某答辯稱:1、“柴火”只是一個通俗的說法。本案雙方當事人所在地興山縣水月寺鎮野竹池村,每戶至少有幾十畝山林,在當地除松樹、杉樹以外的林木均稱作柴火。而當地大多數村民砍伐柴火均未辦理砍伐證,即便 曹某違規砍伐林木,其也只應承擔相應的行政責任,與本案無關。2、錢某某與曹某訂立合同的初衷就是轉讓山林種植天麻,并非其所稱為防止火災,修剪枝條。 曹某本是當地村民,不用花錢買柴火,更不會在距自家很遠的地方花高價下苦力買修剪的枝條作柴火,曹某砍伐柴火種植天麻,是其支付對價后享有的合同權利。 曹某并未砍伐林木,也未毀壞林地,無需賠償。3、錢某某單方委托的鑒定機構作出的評估報告所確定的面積缺乏依據。評估機構和評估人員不具備相應資質,評估程序不合法,該評估報告不應作為本案的定案依據。因此,請求二審人民法院依法駁回 錢某某的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庭審中,錢某某未提交新的證據。曹某向本院提交了一份興山縣委興發【2010】7號文件,以證實原興山縣水月寺鎮野竹池村黨支部書記李國楚租用距家5公里的50畝集體山林種植天麻,得到政府鼓勵,當地以種植天麻帶動經濟發展現象極為普遍。經質證, 錢某某認為該證據系復印件,對其真實性不予認可。同時認為當地種植天麻很普遍,但必須辦理砍伐證。

    庭后,因雙方當事人對于協議中“柴火”的理解產生爭議,本庭向興山縣水月寺鎮駐野竹池村干部進行了調查,并制作了調查筆錄一份,該筆錄證實雙方合同中約定的砍伐“柴火”包含五厘米以上的林木。經質證, 錢某某對該證據的真實性有異議,其認為興山縣水月寺鎮干部曹斌、萬林與曹某的親姐夫(村委會主任)私交很好,二人在接受調查前 曹某方即已向其打過招呼,故該證據不能作為本案的定案依據。曹某對該證據的真實性不持異議,其認為兩位鎮干部與當事人曹某不存在法律上的利害關系,且 曹某不知道法院什么時候要去當地了解情況,也未與兩位證人打過招呼。兩位鎮干部所作的陳述符合當地的實際情況,該證據應予以采信。

    本院認為,曹某提交的興山縣委興發【2010】7號文件因系復印件,對其真實性不予確認。對于本院依法調查所作的筆錄的真實性應予認定,依據一、二審查明的事實以及向興山縣水月寺鎮干部駐野竹池村干部調查的情況表明, 錢某某與曹某所達成的買賣“柴火”協議中對于“柴火”的理解應包含胸高直徑五厘米以上的林木的事實。

    經審理查明,原審認定的事實屬實,本院予以確認。

    本案爭議的焦點為曹某砍伐錢某某山林中胸高直徑五厘米以上的林木是否超出《柴火買賣協議》中約定出賣“柴火”的范圍, 曹某的行為是否構成違約,應否承擔14萬元的違約責任。針對上述爭議焦點,本院評述如下:1、興山縣人民政府為發展農村經濟,提倡農民利用山林種植天麻,以增加農民收入。2006年11月, 曹某決定租用錢某某的山林種植天麻,遂與錢某某商議并達成《柴火買賣協議》,錢某某將其所有山林中的“柴火”作價1000元出賣給 曹某,期限五年,該協議系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且符合法律規定,應為有效。2、在興山縣水月寺鎮野竹池村,租用山林種植天麻的農民普遍采用砍伐雜木進行種植,砍伐的雜木胸高直徑大多超過五厘米,該現象極為普遍。 曹某與錢某某簽訂協議后,在2006年至2008年間,將錢某某山林中的雜木砍伐背回家中種植天麻,2008年以后,曹某直接在 錢某某山林中種植天麻。在此期間,錢某某因與曹某長期共同生活在同一村莊,曾幫助曹某采挖過天麻。在2006年至2010年間, 錢某某一直未對曹某砍伐雜木的事實提出過異議,應視為錢某某對于曹某砍伐其山林中的雜木超過國家規定砍伐標準的行為是明知和默認的。3、 錢某某與曹某訂立合同的初衷是轉讓山林種植天麻,曹某作為當地村民,沒有理由在距自家很遠的地方花高價下苦力買修剪的枝條作柴火。因此, 曹某砍伐錢某某山林中胸高直徑五厘米以上的林木并未超出《柴火買賣協議》中約定出賣“柴火”的范圍,曹某的行為在本案中不構成違約,不應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至于 曹某砍伐林木的行為,是否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森林法》及其他相關法律規定,應否承擔相應的行政責任,不屬本案的審理范圍,本院不作評述。 錢某某據此提出的上訴理由均沒有事實及法律依據,不應予以支持。

    綜上,原審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實體處理恰當,程序合法,依法應予維持。經合議庭評議決定,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二十八條、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案二審案件受理費3240元(錢某某已預交),由錢某某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李  淑  一

    審 判 員    李  建  敏

    代理審判員    聶  麗 華   

      二○一二年五月十八日   

    書  記  員   張  鵬 煒

 

吉林快三走势图一定牛 历史走势